欢迎光临外达文库,如需获取更多资料请使用搜索功能。
外达文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初中教育 » 政史地 » 正文

回忆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

回忆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王征国月亮依旧阴晴圆缺,星斗移去阳光依然普照。

当我们步入古稀之 际,早已习惯了这种循环往复的变化,对于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很少 有人记得了。

面对儿女撑起新家、孙辈长大成人,对儿时那块所熟悉 的地方也可能已经淡忘了。

然而,当旧貌换新颜时,也许那些旧貌更 值得让人去怀念。

我今天饶有兴致地说出来,可能会让那些发小聊解 乡愁,也会使我们深深感到那个地方所承载的历史该有多么厚重。

19 世纪末、20 世纪初,清政府为了弥补财政开支不足,在一向 禁止开发的 “东北圣地” 移民开荒。

民国初年, 龙镇四周数十里之内, 大部分土地已垦为耕地,居民达数千户。

1912 年 10 月,黑龙江省公 署在龙门设招垦局 (现龙门农场住地, 又称老龙门) , 招垦放荒。

1914 年,黑龙江省设立清丈招垦总局,并拟定了《黑龙江省清丈兼招垦章 程》 ,全省设十二个区,每个区设清丈招垦分局,龙门招垦局属第十 二区,县内不设分局,由县署兼办。

1917 年 1 月,龙门招垦局改为 设治局,治地仍在老龙门。

1917 年 5 月 16 日,龙门招垦局移到新 龙门(即现在的龙镇) ,设龙门县。

同年 6 月 15 日,因与广东省龙 门县重名,故改名为龙镇县。

1922 年 4 月,胡子匪徒作孽、破了龙镇大街,放火烧了县政府。

同年 12 月迫使龙镇县迁置北安镇,县名仍叫龙镇县。

1930 年,龙镇 县划为两个区,第一区是北安镇及所辖区域,第二区是龙镇镇及所辖 区域。

随着九·一八事变,伪满洲国政权建立,1938 年龙镇县改为 北安县,此后龙镇就作为北安县的一个镇而存在。

1941 年,日本侵 者把龙镇建为侵苏的空军基地,把讷漠尔以北地区划为军事要地,并 为日本开拓移民区。

日寇曾在龙镇火车站东南 3 公里处建有大型飞机 场和修配厂、仓库等多处,并有 6 条专用线通往这些地点,苏军解放 东北时即为日寇所破坏。

车站附近有敌伪时期新建日本守备队大营 11

回忆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

图1

处,计有兵营 2 栋,家属宿舍 4 栋,现龙镇所在地有当年的满铁训练 所。

那 2 栋兵营,就是我们儿时记忆中的龙镇农场办公室。

前栋东头 住着李强民书记、穆景祥场长这两家子;西头是俱乐部,周末晚上灯 光闪烁、常有舞会,平时放映电影,小伙伴们为省 5 分钱门票常在那 儿挤门子,董坤、丁忠和当电影队队长时,在电影开演几分钟后就会 放我们进去白看。

这栋营房的中部为农场办公区,那里既承载着历史 的欢歌、也饱藏着许多难忘的悲痛,也见证了“文化大革命”时刘德 春与刘和丰两派之间的恶斗。

后面隔个过道就是农场的生活区,有高 高的日式水塔、长年供应着自来水,有整栋的大食堂、儿时在那里吃 饭的情景犹如昨日,体验过土豆烧牛肉的“共产主义生活” 。

那 4 栋 日式家属宿舍,当年是武警部队的营部所在驻地,常见有位耿营长在 那里进出。

农场办公室广场前面,有个大花园、鲜花绽放,给我印象 最深的是还种过缨粟花,我曾采过花蕾回家烧水喝治好了咳嗽,大花 园中间有个八角亭子、琉璃瓦翘角尖,幽雅耐看。

往前走道两旁有个 篮球运动场,儿时常挤在这里看农场队与公社、铁路、林业局等单位 的友谊比赛。

再往前是座凯旋门牌楼, 雄伟气派, 面对着原黑北公路。

说到这儿,不能不回顾一下如何建立龙镇农场的简要过程。

1952 年,黑龙江省公安厅建立黑龙江省龙镇劳改支队,设 1 个 作业站,经营少数耕地(311 垧)。

1952 年至 1955 年 6 月,共开开垦荒 地 4,725 亩。

1955 年 7 月 1 日,始建黑龙江省龙镇(第二十二)劳动 改造管教支队(对外称:黑龙江省龙镇农场),下设大队(作业站)、中 队、小队,实施“改造第一,生产第二”的工作方针。

1956 年至 1958 年 12 月隶属于北安地区劳改工作分局,政权工作归黑龙江省北安县 人民政府领导。

1963 年 9 月,恢复德都县治以后改归德都县(现在 为五大连池市)所辖。

1958 年 12 月 1 日黑龙江省公安厅指示: 龙镇农场、 引龙河农场、 二道河农场、襄河农场、龙镇公社合并,场名称为龙镇劳动改造管教 支队。

1962 年,由于四场合并后的龙镇农场,因面积大,管理困难, 黑龙江省公安厅决定:引龙河农场、襄河农场撤出,二道河农场仍归2

回忆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

图2

龙镇农场,农场分开后龙镇支队下属 8 个大队。

每个大队或中队都建 有四面围墙、带铁丝网的监狱,监舍大都有南北通炕,每铺大炕可睡 下 30 余人。

监舍少则三四排、多则五六排,足可关押二三百多名犯 人。

平时出工由武警持枪看押并设有警戒线,返回监狱围墙四周也有 武警荷枪把守。

除武警、犯人外,有管教干部、其他职工及其家属, 也有刑满释放就业人员(简称农工) 。

还有机耕队、大车班(含牛马 号) 、大食堂、菜园等。

直到 1968 年秋第一批鸡西知青进场,到冬天又有齐市、哈市、 上海等地大批知青陆续进场,龙镇农场变劳改农场为知青农场,各分 场之前及当时的大体情况如下: 龙镇农场原畜牧场,位于场部南 3 公里处,创建于 1956 年,时 为畜牧场,现为龙镇农场第一生产队,东南靠沈阳军区 81696 部队 和 81699 部队,西南与龙镇政府龙镇大队 5 队接壤。

1964 年我上初 中正置长身体时,畜牧场卖的牛奶只有两毛多钱一斤,我会在傍晚去 那儿买回两斤牛奶,第二天早上和家父一起喝。

后来,家里为减少来 回奔波,专门养了头奶羊解决了喝奶的问题。

龙镇农场良种站,位于场部东 3.5 公里处,始建于 1965 年,按 专业名称为良种站,农场气象站就设在这里,良种站南靠原黑北公路 和地方铁路,西邻龙镇铁路中转货场,北与龙镇发展大队相望。

由于 我们家是湖南人,特别喜欢吃辣椒,每当秋天我都会骑着自行车到良 种站去摘采辣椒,一买就是大半麻袋,回来或晒干辣椒串或剁碎作辣 椒咸菜等,一直吃到来年秋天。

龙镇农场东田家,位于场部东 8.5 公里处,创建于 1955 年,其 地名东田家始于 1927 年,因此地有一姓田的在此开荒种地,该地又 位于龙镇东部, 故称东田家, 北边靠原黑北公路, 西与原 5 分场相连, 东南与 2 号水库和本场林场相望。

在我的印象中,只有东田家监狱 特殊,犯人不能走出监狱围墙,一切劳动或活动都在围墙内进行。

原 来那里关押的是原国民党师团级重犯, 在那个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的 1962 年,显然是在严加看管。

3

回忆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

图3

龙镇农场原 4 分场,位于场部东 10 公里处,创建于 1955 年,其 聚盛栈地名始于 1927 年,日本侵华时期,这里有个火车站,并设有 车旅店、集市,比较繁华,故称为聚盛栈, 北靠北大岗,东邻东龙 镇,西南与东田家相望。

那是个我难忘的地方,刚升初中时就在那里 参加过达 13 天的捡土豆劳动, 刚参加工作又到那儿为家里打过柴火, 我把从聚盛栈到东龙镇路两边的毛草和柳条砍个精光, 勉强凑够装满 了一辆牛车。

龙镇农场东龙镇,位于场部东 11 公里处,创建于 1955 年,地名 东龙镇始于 1927 年此处有一自然屯,地理位置在龙镇东部,故称东 龙镇,西靠聚盛栈,东北与襄河农场接壤。

记得那年榛子成熟时,我 在东龙镇往东向去的山坡上采摘, 早上最先趟去露水、 下午脚踏晚霞, 身背一麻袋带外壳的榛子,那种喜悦劲就甭提了„„。

龙镇农场北大岗,位于场部东北 12.5 公里处,创建于 1955 年, 地名北大岗因海拔 330 米,地势较高,又在龙镇东北方,故称北大 岗,南面靠着聚盛栈,西与龙镇政府发展大队相连,北与沈阳军区 81277 部队农场接壤。

我曾在北大岗那片山林采摘过蘑菇,在那个沟 里割过江葱,在那些水泡子中撈过鱼,也在知青连队蹲过点、督促过 收割小麦。

龙镇农场原 1 分场,位于场部东南 16 公里处,始建于 1955 年, 原为二道河农场 1 分场,1959 年并入龙镇农场,南与德都县 396 林 场接壤,西与讷谟尔河为邻。

我记得从 1 分场到 396 开荒点的路上, 有一位齐齐哈尔的下乡知青乘夜色穿越那片空地时,遇到了野狼,他 吓得爬上了树,那只狼硬生生蹲在树下,两眼死死地盯着他,直到天 大亮了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他躲过了这一劫、却冻坏了耳朵和手脚。

龙镇农场原 2 分场,位于场部东南 19 公里处,创建于 1955 年, 原为二道河农场 2 分场,1959 年并入龙镇农场,北靠本场林场,东 与老三站接壤。

有一年春天,我从场部徒步走到 2 分场给家里抓猪 仔,又背着装有 20 多斤的猪仔麻袋徒步而回,那次行程可谓吃尽了 苦头。

4

回忆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

图4

龙镇农场老三站,位于场部东南 26 公里处,创建于 1955 年,原 为二道河农场第三作业站,地名老三站,1959 年并入龙镇农场,东 靠原二道河农场场部,南与德都县 396 林场接境,西与原二道河农场 2 分场为邻。

在那个神奇的地方,家父竟巧遇了 20 年前黄埔军校肖 立和学友,家父是从武冈县和亲乡新安铺考上的,肖是从武冈县城关 镇考上的。

1948 年他俩从成都总校毕业后,家父奔赴东北战场、肖 奔赴淮海战场,被解放后家父去开垦北大荒、平安无事,肖回武冈老 家当上了教书先生、镇反运动被判劳改发配北大荒。

俩个人见面时百 感交集,互相倾诉着离别之情。

龙镇农场原 3 分场, 位于场部东南 27.5 公里处, 创建于 1955 年, 原为二道河农场场部,1959 年并入龙镇农场,东南靠德都 396 林场, 东与沈阳军区 81378 部队农场相连,西与老三站为邻。

那是个有成 就感的秋天,我坐着汽车队赵师傅的顺风车,来到 3 分场为家中养的 那头肥猪买饲料,我找到了沙会计(和我同在文艺队的沙永成的父 亲) ,特殊照顾我买回了两袋麦麸子,那次可为家里立了一功。

龙镇农场原 5 分场,位于场部东南 4 公里处,创建于 1955 年, 北靠粮油加工厂、南有砖厂,西邻沈阳军区 81699 部队,西北与场 部相望。

大烟囱是那里最显著的特征,因为那里有个加工厂,供应场 部周边职工家属的成品面粉、小米、苞米碴子和豆油等,该厂酒坊车 间生产的二锅头、老白干远近闻名。

这个加工厂后来搬到场部火车站 前基建队所属的老苗圃那块风水宝地去了。

除了加工厂的大烟囱外, 靠南方向又耸立起了砖厂的大烟囱,生产优质红砖,毫不客气地说, 当时场部建修配厂、修家属房、盖招待所、建中学校舍、修新医院和 供销社等,红砖都是从该砖厂拉出的,贡献可真大。

龙镇农场原 6 分场,位于场部西 7 公里处,创建于 1955 年,其 地名蔡家岗始于 1936 年,据建村人姓氏和地理形态称屯名,故称为 蔡家岗,南靠沾河林业局,西与原 7 分场(丁家洼子)接壤,东与 龙镇政府的增产大队、龙镇大队相连。

1960 年那个冬天格外寒冷, 四面透风的马号难以抵御暴风雪(俗称大烟炮)的袭击,硬是把一匹瘦5

回忆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

图5

弱的马给冻死了,时任大队长曾庆生大发雷霆,他穿个破棉袄、腰扎 麻绳头的形象,至今令我难忘。

龙镇农场原 7 分场(丁家洼子) ,位于场部西 13 公里处,始建 于 1964 年,西靠讷谟尔河,西北靠引龙河,东与蔡家岗接壤。

记得 齐齐哈尔下乡知青刚到丁家洼子时, 我陪农场革委副主任李政兰到那 儿召开过一次座谈会。

知青梁庆寅在会上的发言最为打动人,用词别 出心裁、语调坚定有力,他被李政兰看中、选拔到场政工组,后来还 当上了农场团委副书记。

当晚作会议总结时,李政兰既有表扬也有批 评,指出那些牢骚话不该说。

第二天早上,唐拾民、熊运章两位知青 找到办公室理论,我立即制止、竟吵了起来。

没想到,唐后来调到总 场文艺队拉二胡,成了我的入团介绍人;熊调到农场糖厂成了技术过 硬的电焊工,与我成了同事和好朋友。

今非昔比,现在的龙镇农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9 年, 我曾经和老伴专程回到那里怀旧, 发出由衷感叹: 岁月不饶人呐! 晃眼又过去了 8 年,想必龙镇农场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几天心情格 外地好,因为国庆 68 周年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这代老年人与新中国 共命运,在这个好日子里回顾龙镇农场那些老面孔,无疑是想让子孙 们不要忘了那些改变龙镇农场旧面貌的老农垦人,他们平凡而伟大! 写于上海浦东梅园 2017 年 9 月 25 日6

回忆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

图6

回忆龙镇农场那个老面孔